天津11选5走势图预测

《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畫》 :璀璨的藝術遺產

2019-03-13 16:47
分享到:
調整字體

圖片303《婚后不久》【英】威廉·賀加斯

圖片740《克莉斯汀娜的世界》【美】安德魯·懷斯

圖片293【中】《省試》佚名

《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畫》

[英]史蒂芬·法辛 主編

中國畫報出版社

為什么是1001幅

長江日報記者李煦)《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畫》是一部藏了很多“密碼”的書,它有一個由83位藝術家、博物館管理者、藝術評論家和藝術品收藏人組成的國際撰稿人團隊,對3500年人類繪畫史上680余位畫家的1001幅代表作進行了兼具專業性與知識性的品評,圖文并茂地呈現了人類文明史上璀璨的藝術遺產。

書里的第一幅畫是公元前14世紀的埃及墓穴壁畫,從神靈的視角俯瞰了一個有水池的花園;最后一幅畫則是2015年一位肯尼亞女畫家的作品,糅合了創世故事、肯尼亞傳說、機器人和基因工程等元素。

跨越3500年,一首一尾的兩幅畫都出自非洲,但是根據題注,前者藏于大英博物館,后者藏于紐約一家畫廊,這也是一種意味深長了。

為什么是1001幅?書的序言里說了一段很巧妙的話:“這個多出來的‘1’很關鍵:1000是個合理明智的截點,再加個1就表示總有例外的余地。所以在1001的理念中暗含著1002,而既然有了容納1002的余地,那么就有……它是個普遍的概念——是種包羅萬象的獨一性。而在觀賞這1001幅畫作的過程中,你興許會邂逅一萬多幅圖畫也未可知。”

言之有理,但是我怎么覺得,與《1001夜》有點關系?

好吧,追問這個其實就跟追問《唐詩三百首》為什么是三百而不是四百首、五百首一樣沒有意義,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有一個問題——所有的選本都會面臨這個問題:選誰?不選誰?標準是什么?

標準是“重要”和“有趣”

這本書的主編是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院士史蒂芬·法辛,他在《引言》里講了選畫的標準:要么重要,要么有趣,要么兩者兼具。

何謂重要?何謂有趣?法辛回憶了自己被導師“忽悠”的往事。

20世紀70年代初我在倫敦研習藝術時,導師費盡唇舌地向我解釋好畫與壞畫的區別。最初他告訴我,素描是一切繪畫的核心,無論多么鮮亮的顏料也無法掩飾糟糕的素描。

但之后他又告訴我,繪畫的一切都是圍繞創作令人難忘的圖像而生,然后喋喋不休地列舉那些成功之作:達·芬奇的《蒙娜·麗莎》、梵高的《向日葵》、莫奈的《睡蓮》、塞尚的《浴女》、馬蒂斯的《舞者》。我明白他的意思,但仍禁不住想:除了一系列互不關聯的片段,我很難從畢加索的《格爾尼卡》中獲得其他東西,至于杰克遜·波洛克的滴畫作品,我只能將它們理解成一個觀念,而不是清晰的圖像。我還曾思考梵高的向日葵,在讓人難忘之外,它們必定有更多的內涵。

在我學習的尾聲,他從“難忘的圖像”轉移到蒙德里安、抽象派、現代主義,并且更加側重抒情與抽象。到了最后,他已經將題材放到了次要位置,而將線條、形式和色彩的抒情安排列為繪畫的本質。

至此,我們降落到某種“技術層面”,又從這個層面出發,思考繪畫創作的過程與繪畫所表達的意義之間的聯系,思考形式(事物的形狀)和內容(不僅包括題材,而且包括藝術家用顏料與題材所敘說的對象)之間的關系。我們得出的共識是:能否盡善盡美地平衡這兩個部分,決定了一切繪畫的品質。

從這段自述可以看出,法辛院士的審美標準與大眾并無不同,那就是重視形式和內容的統一。他也無意賣弄高深,坦承自己不是太確定《克莉斯汀娜的世界》的藝術地位,但是因為該畫躋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最受歡迎的畫作之列,于是就收進了這本書。

《克莉斯汀娜的世界》是圖片740,題注:克莉斯汀娜的世界,安德魯·懷斯,1948年。畫中的女孩克莉斯汀娜是懷斯夫婦的年輕朋友,她因童年時的小兒麻痹癥而不良于行,她用骨瘦如柴的手臂勉強支撐著自己,凝視自己遠方的家。女孩在1969年去世,之前她一直住在畫中那間遠方的房子里。鄰居說她從來不知道懷斯為她畫的畫像成為了美國藝術史上最知名和最縈繞人心的作品之一。

書中有一幅畫,在我看來兼具“重要”和“有趣”,那就是《婚后不久》(圖片303)。作者威廉·賀加斯是英國藝術史上大名鼎鼎之人,是肖像畫家、雜志卡通畫家、雕刻家、諷刺文學作者、評論家和美學家。《婚后不久》也被稱為“面對面”,是賀加斯《時髦婚姻》系列六幅畫作的第二幅。在這個系列里,賀加斯講述了一個年輕的貴族婦女從她的包辦婚姻中得了梅毒的故事。這幅畫描繪那對夫婦早上相處的情形,可以看出他們對彼此的厭惡以及各自獨立的社交和性生活。那位酒醉困乏的爵士還穿戴著他頭天晚上的帽子和佩劍,而他的妻子則坐在桌子邊伸懶腰。在讓這對夫婦關注他們搖搖欲墜的財政狀況后,一位管家正惱火地離去。

賀加斯是受雇畫這組畫的,雇主是富裕的藝術贊助人瑪麗·愛德華茲,她本人正面臨一場被父母安排的婚姻,于是想出這個計策來“造輿論”;卻也讓我們看到了1743年英國社會生活的某種真實。

《省試》為什么那么重要

1001幅畫里,出自中國的畫真是屈指可數,有名有姓的中國畫家只有董源、項圣謨兩位古人和岳敏君、張曉剛兩位當代人,另有幾幅“佚名”的中國畫。

“佚名”畫作之一,是1700—1720年間的《省試》,現藏法國國家圖書館(圖片293)。

畫面展現了一場考試——上面的漢字告訴我們這是“省試”。通過者會被委任政府的職位。

題注寫道:就像傳統的中國藝術一樣,這幅畫是二維的,寫實為捕捉自然本質讓位,高高的水平線(讓觀眾的視線高于人物行動)讓敘事故事逐漸展開,畫中的學子們從最低層步入畫面,在考試進行的畫面中層入座,在頂層把他們的試卷呈交給考官,畫面裝飾了藝術化的草木與云霧繚繞的天空,表達了故事的精神價值。

這幅畫很高明嗎?看不出來。但是對西方人來說有某種“重要”:它反映了中國當時領先世界的文官考試制度,西方人花了很久時間才學到的。

此外,題注里的話也證實了一點:西方人不大習慣中國畫沒有透視。由此我還聯想到另一個說法:在西方人看來,“揮毫潑墨”的中國畫太“容易”了,與那些耗時費工的西洋畫不能比。

偏見肯定是有的,但是也不必太在意,本來就是兩個美學系統,大家“三觀”不一致,就各行其是好了。

這本書2006年初次面世,歷經三次修訂,中文版是根據2018年的英文第4版翻譯制作。我覺得,比起選誰不選誰,法辛院士在書里倡導的看畫態度更重要——

你或許在黑暗中度過了兩個小時等待影片的徐徐展開;上一次閱讀經歷中,你或許花費了一周以上的時間與小說相伴。現在想想看,你觀賞一幅偉大的畫作,又花去了多少時間呢?

優秀與偉大的畫作猶如人物:從照片上你可以知道他們的大致模樣,但要了解他們的真實面貌,可得花時間與他們結交了。了解畫作顯然不是一件輕易的工作,要知道一位美術館游客駐留在每幅畫前的平均時間不超過三秒鐘。

責編:趙樂寧

 
天津11选5走势图预测 湖北快3开奖历史 免费麻将 彩票大本营开奖公告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豹子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辽宁麻将怎么打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自动麻将作弊 晓游游戏大厅下载 老版上海麻将